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法律在线 >

今天这个论坛把ESG投资讲透了!

2021-09-24 21:48      点击次数:

ESG主题符合未来经济发展方向,履行ESG投资可以让企业管理升级,让越来越多投资者和影响力投资者的关注,取得长久可持续发展效益。在碳中和机制下,ESG的体系建设可以帮助公司优化治理,从而促进绿色金融发展,赋予产业更多的发展机遇。 2021年,中国企业社

  ESG主题符合未来经济发展方向,履行ESG投资可以让企业管理升级,让越来越多投资者和影响力投资者的关注,取得长久可持续发展效益。在碳中和机制下,ESG的体系建设可以帮助公司优化治理,从而促进绿色金融发展,赋予产业更多的发展机遇。

  2021年,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系列活动特别设置“重塑与升级—ESG投资发展论坛”,邀请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学者以及优质上市公司,贡献实践经验与分享,一起追逐绿色愿景之梦。

  韩曦晨在致辞中提到,近年来,随着应对气候变化以及降低碳排放受到更大程度的重视,全球越来越多的行业出现了绿色转型潮流。在这股潮流的背后,离不开资本的投入与推动,与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相关的可持续投资正在大幅增加。相关的ESG基金、绿色债券,以及绿色贷款等项目也受到资本的青睐。相较于国际市场的火热,ESG投资在中国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包括商业银行、公募基金等各类金融机构正不断探索将ESG理念贯穿到公司风险管理以及决策流程中去。

  韩曦晨认为,随着国内“碳中和”路线逐渐清晰,以及一系列具体政策的出台,ESG投资作为“碳中和”的重要推动力其发展将充满活力。对于支持我国“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战略目标的实现,加速优化资源配置具有重大意义。

  韩曦晨表示,相信在可持续发展成为主流共识,ESG风险影响不断增强的全球趋势下,未来ESG投资的价值也将进一步提升。ESG投资将成为资本市场广泛实践,并将进一步成为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的中坚力量。

  张承惠首先谈到了对ESG本质和作用的认识。她表示,ESG本质上是对市场主体的经济活动、经济行为的一个重新估值,这个评价体系里面包含指标,包含运用不同的指标组合起来的这么一个方法论,也包含着根据ESG的评价方法做出来的ESG的投资产品。它是对市场主体外部性的综合评价。

  张承惠认为中国ESG的发展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起步晚,但是发展的很快。第二,主要的动力源自绿色转型和“双碳”驱动。第三,关于ESG发展相对来说比较分散,www.222060.com!缺少部门之间的协同。此外,在信息披露方面中国还是落后于一些发达国家。“中国虽然陆续有一些信息披露的要求,但是缺乏明确的规范,只要求你披露,但是按什么样的标准,披露哪些内容缺少明确的规范,而且强制性也不够。”张承惠说。

  第三个趋势,进入财富管理时代,在主动投资基础上未来被动投资的产品会得到较快的发展。

  第四个趋势,由单个企业的评价慢慢会转向对整个行业的标准评价,最终形成一个标准。

  吕大鹏说,从ESG的角度来说,当前能源、化工、企业在环境、社会、公司治理这三个方面压力最大的还是环境,而“碳中和”、“碳达峰”是其中的关键。他谈了三点感受:

  第一,“双碳”目标对传统能源企业是挑战也是机遇。吕大鹏表示,“双碳”目标是当前ESG在关注的重要的内容,也是国家对世界的承诺,更是企业自身的需要。所以,系统的工程对能源化工企业的挑战是非常大的。此外,像“碳达峰”、“碳中和”也是传统能源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想要活下去必须走这条路。这对目标是企业转变发展方式的一个巨大的历史机遇。

  第二,拥抱能源革命,推进转型发展也是能源企业的必由之路。吕大鹏说,“碳中和”正在推动中国能源行业发生深刻变革,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不管是从标准、技术,还是应用上都蕴藏着、蕴含着大量的机遇,有些行业有可能在弯道超车,比方说,汽车,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汽车一直跟着别人在走,但是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正在快速发展,有可能会在这个后面,十年、二十年领先于世界的发展。

  第三,围绕“双碳”目标,ESG的战略转型,吕大鹏认为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大家也不能一哄而上。稳妥是因为”双碳“目标还是要以人民美好生活作为前提,要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为前提。”碳中和“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较为缓慢的转型过程。”吕大鹏说。

  刘湄介绍道,从花旗中国的实践看,企业与机构客户对ESG投资的需求日益旺盛,她表示,基于此,金融机构面临庞大的ESG相关产品的开发需求与实施机会。

  同时,刘湄指出,金融机构不仅要致力于为客户提供ESG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同时也应以ESG发展理念支持客户共同迈向低碳经济,并将提供可持续融资支持作为自身使命。

  章嘉玉在演讲中提到,从最早的社会责任投资、伦理性的投资,伦理道德面的推动,到现在的所谓的责任投资,或者是可持续的这个名词,或者现在很多人讲的ESG都是一个演化的过程,关键是它的本质发生了改变,也就是这些ESG或者是可持续发展投资、责任投资的义含已经在关注它是不是能够增加股东的价值,它是不是一个由未来趋势而驱动的一个投资方向,这个公司有没有追求最佳的商业模式。

  章嘉玉说,如果更清晰地了解可持续投资的目的是透过投资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实现环境跟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然后获得投资的可持续回报,那它就是一个长期价值投资的领域。“在全世界这个趋势演进的时间是挺长的,我们前面讲从70年代就开始,但是进入20世纪之后,它的发展就越来越快速,最早仍然是倡议型的,从联合国开始,然后进行了非常多政策的宣布与实践,然后慢慢我们看到了市场需求的提升。”

  章嘉玉提到,截至2021年的7月31日,全球签署所谓责任投资的签署方已经超过4000多家,中国从最早只有40家,在一年之内现在有67家。“所以,可以看得出来,当越来越多人有意识的时候,这个参与率是非常快速的提高。”她说。

  郑锡贵表示,最早的使命是通过科技创新让金融变得更加便捷,更加安全,更加高效。经过这么多年的运营以后也要升华,今天是重塑与升级,要通过绿色的有温度的金融实现可持续的创新和发展。

  “一般人讲到金融是什么?就是枯燥,灰色的东西,冷冰冰的东西,但是我们希望把我们的金融做的有绿色,是健康、可持续的,是有温度的,是可以帮助到别人的,产生很多价值的。这是我们想做的事情。未来我们要把金融做的有绿色,有温度,这样才可以可持续。”郑锡贵说

  郑锡贵最后总结说,ESG不是搞一个运动,也不是一个口号,所有人要落实到行动上面。“我们就是落实到商业模式上,商业模式怎么在监管合规这块提高整体的治理水平,在创造价值这边针对客户群怎么带来更多的温度,我要改变我们的颜色,提高温度,在环境这块怎么样做的更多,把低碳的经济和环境保护结合起来。”

  谈到绿色金融,邵宾表示,融资租赁是结合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最好的一个融资方式。邵宾说,租赁本原是租赁公司对资产的投资和运营,“因为金融租赁公司可能会靠慢慢变成一个放贷机构,我们还是要回归投资和运营,回到租赁本身。所以我们在新能源行业里头,除了做一些资金上的提供,更多的通过交易结构做一些投资和运营。二是能把实体,就是绿色的资产能做得更好。”

  第二、在企业内部要明确个体机构的ESG责任,比如董事会、管理层,管理层下面的中层再到具体的执行层要明确每个层的责任。

  第三、公司内部最好要有一个ESG指引,指引他们怎么样在日常经营管理活动中践行ESG的理念。

  第四、公司立一个ESG的责任人,责任人每年要向董事会汇报公司的ESG践行情况。这样把公司的ESG理念贯彻到实实在在的经营管理业务活动中去,这不是一个口号或者简单的理念。

  袁方表示,ESG是一种理念,企业要从战略层面落实到执行层面去践行ESG,“ESG可能在企业执行层面就是一张正反两面的A4纸,可能就是餐厅厨余垃圾怎么再利用,这就是ESG战略。”

  袁方认为,ESG目前面临很多问题,“首先披露得不充分,评价体系不完善,ESG理念在国内的认可度还是处于一个起步期。那么,在这个层面,从监管体系需要去做一个指引性的,一个规范性的东西。”

  谈到ESG战略,姜燕表示,战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了战略和目标才能配套各种机制,但是首先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各家企业应该量力而行。“自己处在什么发展阶段,你是初创期、成长期,或者上市公司,你的规模不一样,体量不一样,投入的资金成本和人力成本也是不一样的,你要根据自己所处的阶段去考量。”姜燕说。

  李兴表示,既要积极主动,也要量力而行,要根据企业自身所处的行业以及发展阶段具体设定ESG战略。李兴说,根据ESG投入首先曲线来看是呈现倒S型的,初期投入并不会产生太大的收益,这涉及到一些企业的生存问题,中后期逐步产生效益。到二级市场,ESG的投资分析是在于包括财务以及基本面投资之外更深层次的分析。

  李兴认为,现在的二级投资一般投资者都是以财务分析为主,具体到ESG投资方面,确实存在一个信息披露不够全的问题,这给广大投资者造成了一些信息不全的困扰。“我们认为还是要加强国内的ESG,包括信息披露方面的规定,去营造ESG投资的环境。”

  邹娟认为,企业要拥抱宏观关系的变化,碳达峰碳中和是现在迫在眉睫的一个变化。邹娟表示,为了更好的协助企业评估“双碳”的指标,提出了一个评估的框架,一共包含四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是成果,并不只是碳达峰碳中和的实际效果,同时也包含了人力资源的投入,整个举措的实施情况,整体行业奖励以及认证完成情况;

  最后一个维度是社会影响力,包括在官方媒体渠道的曝光度以及第三方媒体的曝光,这四个维度希望帮助企业评估自身的碳达峰碳中和的水平和情况。

  王永中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国际大宗商品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谈到“双碳”,王永中表示,企业要在理念上不断地改进,“特别是中国企业,刚开始到国外去,基本上来讲就是和政府打好关系,不注重社会责任,不注重环保,慢慢到外面碰壁以后,出一些问题之后,慢慢就适应了,所以企业的观念本身也是在不断地提升,我想这是一个慢慢的逐步的过程。”

  章柏幸表示,企业不要在“双碳”方面抱有太多乐观的想象,因为“双碳”并非那么容易做。“我们做了很多年,感觉在技术上有很多难以突破的地方,当然如果在投入很多的情况下,比如几万亿投入的情况下也许能在某些领域快速突破,但是不能把一个稳妥发展的目标寄希望在一个不确定的技术突破上面去。”

  谈到碳中和碳达峰,黄真平认为也要看效应,“如果一个企业为了碳中和碳达峰,它在落后的省份或者落后地区经营指数不错,就把这些都裁掉了,这是我们需要的吗?我们怎么看?我们为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投入了很多钱,企业亏损,有很多企业不能发展,经济效应和社会效益如何结合?”

  李婷认为,碳的问题,气候变化问题归根到底是能源的问题,能源是界定文明先进程度的大问题。李婷表示,智能、高效、数字又是一轮革命,零碳就是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我们国家讲高质量发展,产业升级,双驱动,制造业升级,把握住方向就是把握了未来。企业朝着这个方向走,就是把握住提高竞争力的机会。”

Power by DedeCms